这个世界需要更多源氏*源中心*杂食

非专业的守望先锋人物信息整理——源氏

感谢大大整理
他怎么能那么好!!!!!(痛哭!
我的生命之光!!!我爱他一辈子——(尖叫

It's high nooooooooo:


  • 出于个人爱好对守望先锋角色的相关故事和各种人物设定的一点简单挖掘和推测。


  • 上面那条看起来一本正经的但是写着写着也许就会变成个人风格严重的欢脱的状态。


  • 信息来自人物故事、宣传片、官方漫画、地图中的内容和角色对话、喷漆、语音、动作等等。


  • 附英文的角色对话来自NGA帖子里的翻译大神,不过帖子中的英文原文来自reddit网友,也难免存在一点差错。


  • 因为缺少上两条所提到的以外的信息来源,难免会有错误和遗漏,欢迎指正。


  • 顺序按照官网,写完了可能拉个目录附加大的故事背景什么的……不过谁知道写不写得完啦因为岛田家故事比较独立又彼此联系密切,很多资料都是一起收集的,为了防止写着写着忘掉了就破例把半藏篇提前一块做了……


  • 这篇中段字比较密集,不知道阅读体验怎么样orz……



今天要说的是岛田家双龙中的弟弟、潇洒帅气有格调但是在我手里就是幼儿源的源氏。




(打开游戏截图发现本周乱斗居然是“超级岛田”,还带了马里奥的梗……暴雪爸爸这么给面子我先玩两把再说……




惯例的简介→官网


简介这么详细,又没新闻和角色漫画,暴雪爸爸你这样让我很难做啊……


不过源氏的生平充满波澜,故事可谓分布于游戏的各个角落,这里就容我把所有相关的信息结合起来,说一说源氏的成长过程和心境变化吧。


青年源氏是个典型的花花公子:深受父亲宠爱的他生活随性、不服管教,但同时也是有着对家传忍术的天赋和兴趣的:




(打乱斗遇到的欧洲大大,抓紧时间截了一波图……)


虽然只是皮肤中几个微妙的表情,青年的源氏看起来可谓神采飞扬,能感受到年轻人的锐气和生机。


(当时的源氏还喜欢打游戏,而且毕竟家里是黑道,所以他应该是那种鲜衣怒马型的花花公子?:



Genji: I wasted many an hour of my misspent youth here.
源氏:年少无知时我在这里虚度了大把的青春)



而那个时候他和哥哥半藏虽然性格非常不同,但是关系应该还是不错的,没事可能还切个磋啥的:



Hanzo: (After killing an enemy Genji) I win brother, Just like when we were kids.
半藏:(击杀源氏)我又赢了,弟弟,就和小时候一样(国服好像就一声冷笑:“呵,和小时候一样。”)



从动画短片《双龙》中我们知道岛田家一直流传着双龙的传说,乃至岛田家的标志应该就是双龙……这个图案遍布花村城的门口、铜钟上、——甚至动画中挂轴的下方摆放的刀镡都是……






我们可以想象在家族的继承者中出现了如此有天分的一对兄弟时,整个家族对他们给予的厚望,游戏中两兄弟的大招除了我们耳熟能详的语音,图标也都是带龙的。





但是源氏对家族的生意并不感兴趣,而他缺乏约束的行为又显然会给家族带来麻烦,岛田家内部对源氏的意见越来越大,就连那张“龙头蛇尾”的挂轴都是为了嘲讽源氏而存在的(说法来自NGA上日强哥的帖子)。


然后在某一天,岛田兄弟间爆发了一场战斗。


战斗的的具体细节现在还无从得知,我也还不能确定这场战斗是一次争执后的临时起意,还是矛盾不断激化后经过考量的“解决方法”,唯一能确认的是兄弟间的分歧与不和已经持续的了一段时间。



两兄弟之间的怨恨最终导致了一场生死对决,源氏也因此差点送命。




在遭到拒绝后,半藏被迫亲手了结了自己的弟弟。



(岛田兄弟的简介写的很有“个人视角”的感觉,除了这两句以外,看的时候还能感觉到其它许多事情在二人眼里那些微妙的不同,读起来还挺有趣的。)


这里还有一点令人在意的就是半藏“被迫”杀死了自己的弟弟,那么强迫他的到底是战斗间你死我活的情势、还是战斗后的事态、又或者是之前对他提出要求的长老乃至别的什么……而在源氏眼中,一切具体又是什么样的……


如此多的可能性……


不过这些问题虽然让讲故事的人很纠结,对兄弟二人来说也许已经没有什么意义……


对命悬一线的源氏伸出援手的是已经成为了全球性维和组织的守望先锋——而以守望先锋当时的立场来说,他们也是有自己的考量的:



这一全球维和组织认为源氏将会在对付岛田家族的持久行动中扮演重要的角色。由于源氏的重伤使他无法正常战斗,守望先锋将会为他重建身躯但前提是源氏必须为守望先锋效命。源氏随后经过了一系列昂贵的机械化手术,强化了速度和敏捷性同时也强化了他超人的忍者技巧。在被变成一个活体武器后,源氏一心只想完成摧毁他父亲罪恶帝国的任务



岛田家的生意主要是军火和非法物资的交易,显然在守望先锋的职务范围内,而且从简介来看守望先锋对岛田家的行动当时正处在一个僵持不下的阶段——而源氏会是重要的突破口。


很难想象还在守望先锋时源氏的内心包含着多么复杂的感情,既然《双龙》中提到了原谅,那么他肯定还是恨过哥哥和家族的,至于其他……


以下还是我的猜测,因为没有特别板上钉钉的信息,还是仅作参考。


当时的源氏对守望先锋的感情可能比不上其他成员,在监测站:直布罗陀有几率听到源氏感叹:“这里真美,我以前都没有好好看过。(大意)”——当时的他可能对周遭一切都缺乏兴趣,所以现在除了对垂死之际治疗自己的天使表示感谢之外,他和前守望先锋成员的互动很少(NGA帖子没提,我游戏里也还没发现过):



Genji: (After being revived by an ally Mercy) You have saved my life again, Dr. Ziegler.
源氏:(被本方天使复活后)你又救了我一命,齐格勒医生。


Mercy: It's been a while Genji, how are you? 
Genji: I am whole now.
慈悲:有一阵没见了,源氏。你还好么?
源氏:我现在完整了



除此之外,源氏在守望先锋相关的图片中出场率非常低(也有可能是巧合),我发现他在的只有温斯顿贴的那一张照片,宣传图也好新闻照也好,全都没有他的身影:





(在第一个宣传动画中源氏倒是数次出场,但同屏的还有没加入过守望先锋的法老之鹰,而且这个动画的时间也是在守望先锋垮台之后,加上宣传片时间太早……从照片看源氏和温斯顿以及猎空应该是同期,所以温斯顿和猎空在的图片没有他就让人有点在意。)


不过就算这些照片不是巧合,它们指向的结论也包括:源氏离开守望先锋比较早,可能就是在守望先锋的全盛期,早于这两张图片;又或者他的任务就只是推翻岛田家,所以在其他战场上没有他的戏份;甚至还有可能他的身份/改造他的技术/别的什么是比前罪犯麦克雷和叛逃猩猩温斯顿更需要隐藏的东西……


如同前面提到的,如此多的可能性……虽然可能有我想太多的部分,也许还有我没想到的什么(我还想过是不是岛田兄弟的故事和主线分得比较开,所以只是单纯地作图时忘记了OW成员还有源氏……)。


当然源氏和队友们间的关系应该也不错,毕竟莱茵哈特这位心里藏不住事的老爷子都对他挺亲切的样子,只是他会有种微妙的……脱节感?


在简介中有提到:



在被变成一个活体武器后,源氏一心只想完成摧毁他父亲罪恶帝国的任务。


(题外话:英文简介这里是说的“his family's criminal empire”,我知道父亲的也好、家族的也好,指的都是一样东西,不该这么抠字眼,就是觉得事发也是在父亲去世之后,源氏又深受父亲宠爱……那时他对父亲和对家族的感情应该是不一样的……吧……?)



……联系刚才的猜想,当时的源氏可能是整个人都集中于任务上的,这份集中是来自于对家族的恨意?还是想要尽快完成与守望先锋的约定?又或者是他有着自己不想面对的问题要通过集中于任务来逃避?


无论如何,渐渐地,源氏不得不开始面对一个并不熟悉的自己,简介里是这样写的: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源氏越发觉得自我矛盾。他厌恶自己的机械身躯,无法接受他现在的模样。当他的任务完成之后,他离开了守望先锋并游历世界希望能找到自己存在的意义。



在努巴尼这个看似和他没什么关系的地图,源氏会说:



Genji: (On Numbani) Even here I feel an outcast.
源氏:(努巴尼地图)即使身处此地,仍为放逐之身。(官方翻译好像是:即使在这里,我仍觉得自己是个异类。)



我们都知道努巴尼是个人与智械和谐共存的地方,但是即使在这样的地方,源氏依旧没法正视自己:


他是人吗?但是他身躯的大部分已经由机械和电路替代,作为人类的一部分日常对他已经不再存在;他是机械吗?但是他的思维却还会像人类一样混沌不清,连自己都看不明白……


努巴尼是人的城市,也是智械的城市,但不是他的。


那时的源氏,没有归属,没有可以回去的地方、没有目的、甚至连自己是怎样的存在都无法界定。简介说他踏上了寻找自己存在意义的旅程,努巴尼也许就是是他寻找途中的一站,只是他还是没有找到。


而这一找就是数年过去,直到源氏遇到了禅亚塔。


一开始,对于禅亚塔所提供的帮助,源氏是拒绝的,不过禅亚塔和一般的香巴里僧人不大一样:



他认为要解决人类和机器人之间根深蒂固的问题,不能依靠循循善诱,而必须通过个体联系和互动。



也许是敏锐的禅亚塔发现了源氏的异样,也许此间还发生了什么事情,禅亚塔咋被拒绝后没有放弃,而在他的努力下,源氏成为了他的弟子,也渐渐开始接受如今的自己。


源氏对禅亚塔十分尊敬,而见证了源氏改变的禅亚塔也很为他自豪,二人似乎也经常切磋一二,互动非常之多:



Zenyatta: It is an honour to work with my best pupil. 
Genji: I am grateful to be here, my master.
禅亚塔:和我最出色的学生合作是我的荣幸。
源氏:我才应该为此感到荣耀,恩师。


Zenyatta: (After killing enemy Genji) Looks like I win this round.
禅亚塔:(击杀源氏)这一局是我赢了。


Zenyatta: (Putting an Orb on Harmony on an ally Genji) Walk in harmony, my student.
禅亚塔:(技能禅意珠:谐对源氏施放)愿你行走于和谐之中,我的弟子


Genji: (After killing an enemy Zenyatta) Looks like I'm improving, master./Looks like I have the upper hand, Master.
源氏:(击杀禅亚塔)我进步了,恩师/这一次我占上风了,恩师



在尼泊尔,源氏的赛前台词包括:“只有在这里,我才能感觉到归属。”“踏入这里,让我的灵魂平静了许多。”“现在,这里才是我的家。”……想来在这里度过的时间对他而言相当珍贵,才让他对这里有了如此深厚的感情。


事实上在尼泊尔:村庄里,我们还能找到源氏的房间:





(简介里源氏的行动基地是“尼泊尔,香巴里寺庙(和禅亚塔不同的是没有(前))”所以他可能现在也还住在这里……?看起来条件还真是艰苦……)


除了和花村相比只是换了个颜色的刀和羽织之外,最引人瞩目的就是兄弟二人的合影和那张巨幅画作了。


照片本身应该是摄于兄弟二人感情还不错的青年时代,从背后的富士山来看应该就是在花村。源氏在这里修行的过程中原谅了哥哥,想来这个过程并不容易,照片的两边的两盏油灯不知道是普通的装饰,还是源氏对自己过去的祭奠。


而那张画就有点意思了,在OW比较早的视频里,花村的B点上方挂的是这幅画:



不过正式公测时这幅画已经换成了《双龙》中的双龙图了,我没参加过美服的封测,在压力测试中我也没注意过这幅画,所以并不清楚是什么时候换掉的。


当然,因为尺寸上明显不大对,这幅画出现在尼泊尔的理由我更倾向的解释其实就是换了个素材之后原来的图就用在了这里,或者两边本来是同一张图一边换了另一边没换之类的。


不过鉴于这小小的房间中放这么一张巨幅画作实在是让人有点别扭,何况这么大的画不比照片,随身携带也好偷摸取回也好都很方便,也许,我是说也许,这幅画的出现真的有特别的意义在的话,大概是在半藏离开岛田家之后,明显带有两兄弟的暗喻的画已经不能再继续保留,而源氏取回了这被舍弃的一幅……


当然,这只是一个过度解读式的猜想,毕竟说这是源氏为了修身养性没事儿自己画的也可以成立……


源氏的故事已经差不多进行到了“现在”,他也已经接受了自己,原谅了兄长,找到了自由,如今的他是什么样的呢?


性格


虽然本来预定把性格和故事结合起来一口气说完,不过总得有个光明正大放语音列表的地方嘛……


不过说到源氏的语音,大家最耳熟的一句应该是“身可死,武士之名不可弃。”这句台词可谓是如今源氏的最好概括:



如今的源氏颇有武者风范,他的三个表情也都是如此。






他看重荣誉,有的语音显出他还有一点好胜心,那句“你不过是个人类。”甚至会给人一点他过去那种年少轻狂的感觉(这句应该是照应简介里“他渐渐意识到自己的新形态是给予自己的恩赐和力量。”这句话)。


不过源氏终究是不一样了,现在的他可以直面他人对自己身体的质疑,会对哥哥循循善诱——当然脾气还是有一点的。



Zarya: How do I trust a man who is half machine? 
Genji: The heart of a man still beats inside of me.
查理娅:我该怎么信任一个半机器人?
源氏:人类的心脏仍在我身躯内跳动。


Genji: It's not too late for you brother. You can still redeem yourself. 
Hanzo: No, there is only dishonour for me, brother. / You're not the Genji I knew.
源氏:一切还不晚。你仍能获得救赎。
半藏:不,留给我的只有耻辱/你已经不是我认识的源氏了。


Hanzo: You will never amount to anything. 
Genji: We shall see... brother.
半藏:你终将一事无成。
源氏:等着看吧……哥哥。



说到对哥哥循循善诱,《双龙》的时候源氏应该是来提醒一下守望先锋的重启顺便开解一下兄长打打架谈谈心(或者反过来),这是否意味着他已经是新守望先锋的成员了呢……


细枝末节和私货:


源氏有两把刀,腰间的短刀用于近身攻击、“闪”和“影”,其中近身攻击和“影”是反手持刀,“闪”(E)是正手持刀。


背后的太刀只在“斩”的时候使用,名字应该是“龙一文字”:



还有《双龙》中出现的羽毛:



它在半藏祭拜时和最后源氏使用死神技能忍术遁走时都出现过,再加上青年源氏的另一个皮肤叫做“灵雀”,也许是青年源氏的什么标志性物品?或者是他忍术的施法材料之类的……


源氏的喷漆大多很帅气,挑几个比较有趣的看一下:



“签名”:很明显是刀刻上去的签名,有种锋芒毕露的感觉,不知道是用在哪里的……到此一游?





这个“忍”字和青年源氏皮肤肩上的是一样的,不过应该没什么特殊含义……



“阴”:当然,有“阴”就有“阳”啦……就是不知道这个阴阳的分配是怎么样的,明明我觉得源氏的形象要正面点……(因为总被我用来刚正面?)



“剑”:乍一看还以为是花村的那套,不过从风格来看,这应该就是游戏中源氏使用的两把剑(刀)啦。


最后,奉上刷语音时摔出了坐着乘凉感觉的源氏,不过我现在才发现因为电脑配置比较渣,这图其实挺没观赏性的……



下期再见~

评论
热度(452)

© 锅底行星 | Powered by LOFTER